消逝行為 Vanishing Act

似乎習慣了學生時代,每幾年就會換一次生活圈的轉場,下次的轉場又要來了。大學四年級的上半場,隱約嗅到這樣的氣氛,忙出國的忙出國;社團活動重心早已不再身上,鳥獸散的鳥獸散;必修課也早早結束,除非有必不得已的重修,必須跟著學弟妹東奔西跑轉鬧鐘。

忙碌了一個學期,下學期是全然的空閒。考研究所的壓力也卸除了,最後幾堂課排一排,一個禮拜只要上課兩天半。還有兩天整整的家教,其他都是假日了。期末萬儀建議,下學期你可以去學佛朗明哥舞阿!我半玩笑式的回答:那我還是去學瑜珈好了﹍。那我再來要幹嘛呢?想不到那時候聊的「坐在無人的咖啡館一整天」和「搭上與別人不同方向的火車看看不同風景」的機會成真了,但真的想要好好的在未來做一件事,卻反而不知所措了起來。

我想起了之前讀過的一本法國作家 Juan Jos och Mill ochs 寫的 La Soledad Era Esto,故事圍繞在一個中年家庭主婦的身上,在母親的逝世與女兒們的出走對立,還有丈夫的疑似外遇後,全身被掏空的感覺。最近在想,當一些生活元素被抽離時,我到底還在想什麼、做什麼?如果我沒有了唸書、密集的家教、生活中少了音樂的陪伴,我該怎麼辦怎麼過呢?會有這樣的想法,是我沒事庸人自擾,還是我其實厭倦了這樣的生活,想要獲得改變,但卻無力且無事可做了起來?

Monster Movie – Vanishing Act

似乎有點扯遠了,標題要打的是去年一整年很喜歡的一首歌:Monster Movie 的 Vanishing Act。很符合前陣子感傷換朋友的心境。歌詞的矛盾好適合我。早已忘了那時跟誰記錄聊的信誓旦旦,覺得大家會繼續熟下去,果然我這麼冷血,一定都是漸漸忘了聯絡。今天下午高中同學 silvanus 跟 p090 登門來訪,更體會如果舊朋友的情誼再不經過適度 update,是會漸漸遠去的。

歌詞是這樣唱的:

不用告知 Without warning
我可以感覺你漸漸失去聯絡 I can feel you’re out of reach
沒關係離開彼此視線 It’s alright your out of sight
失去回應 With no reflection

我想變成沒人認識我 Nobody knows me it’s how I want to be
這是個沒人相信的設計 It’s just a plan which no one believes
我還沒準備這樣 I’m not ready for this
我不要這樣 I won’t ever be

你持續呼叫 You keep calling
我可以聽到你至今的文字 I can hear your ever word
虛擲光陰 It’s alright I get threw life
不回響 With no reaction

Music by Monster Movie from the album " All Lost" (2006)
其實寫這篇最大動機是為了打這首歌很好聽,愛的掏心掏肺﹍ /__\

2 thoughts on “消逝行為 Vanishing Act

  1. 真高興有同好,
    你的 Blog 我也好喜歡阿!
    最新一篇的 Doves 那張很好聽,
    我每次都被 Satellites 擊倒。 :~

    看到那麼多張熟悉的唱片封面真是高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