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彰化也發霉了,這次在垃圾桶裡。

今天去大湖農工見習路上,整車此起彼落喊著「草莓」、「草莓」;其實根本不是來採草莓的一車人,像奔困的野獸被囚禁在牢籠裡,載往另一個展覽場。

這恐怖意象跟隨回彰化,進房瞬間,化作一股真切味道而來,像草莓被烤過般的烹調香味,一定是今天又變暖,而房間沒有開窗戶的關係才如此凝聚。思念大湖沿路草莓園的味道,以更誇勢張揚的具體姿態,放大在家裡迎接。

我尋著味道來源而去,垃圾桶裡佈滿黑線條的密麻絲叢,味道從這滋生而來。

三天前出發去新竹前,母親切了一大盤的草莓拿到我房間吃,其中一棵掉到地上,後來它就單獨的待在密閉的雨週,找了很多的同伴,渡過溼眠的夜。

身邊的物品一樣一樣的以更行動派的方式如我的心耍憂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