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衝浪招待記

為了去法國能夠省錢,所以去 Couch Surfing 註冊了一個帳號,理想中的打算,可以到法國當沙發客,省下所有的旅館花費,於是也煞有其事,洋洋灑灑的寫滿一面英文的自我介紹。(不過後來覺得有點太挑戰性了,於是決定在香港轉機順便一遊時,沙發衝浪就好,法國的部份,就借住加珩和某願意出借學生宿舍的台灣陌生女生吧!)

上禮拜一,一個德國人寫信給我說他預計在台灣旅行兩個月,現在在台北,上個禮拜二或五要來新竹玩,問我能不能收留他。我慎重其事的打量他的檔案,努力的看了他唯一的兩張近照,端倪半晌,還是不敢相信滿臉鬍子與卷髮的他,真的只有 20 歲,而且哪有人在前一天,才開始找下一個住宿地點的呢?

於是用著期待歡迎,但又隱藏了害怕的回應,寫了封我可以招待他禮拜四一晚或下一個整個禮拜,以及可以當地陪的回信。

然後禮拜三的凌晨一點,德國人傳手機簡訊來了,他說他已經找好住的地方。但無論如何,仍想見我一面,問我明天是否仍然有空?裝睡到隔天去 meeting 的路上回傳了簡訊給他,而 meeting 完後,一夥人到麥當勞準備點火紅的超值午餐填飽肚子的那時,德國人就來電了。

那是漸漸熱的午後,我那午後嘈雜聽不清楚的手機與我那破爛的英文,就在麥當勞的門口溝通起來,路過的人可能會把我當成愛繞大聲英文的國際商務人士讓人感到無名的厭惡,而殊不知我正在與素未謀生的網友準備來番初次見面,因為怕他聽不懂我的英文,而用著慢且大聲的語調跟他說定,2 o’clock, Hsin chu main station。

兩點一下就到了,我在火車站裡片尋不著長得疑似像那德國人的照片的人,會是那個粗壯光頭緊身衣服的外國人嗎?最後覺得直接過去相認太冒險了,於是撥了通電話給他。才知道他正在從他沙發主的地點走路而來。

初次見面的我們,他熱情的握住我的手,我問他他的名字要怎麼念才正確,他發了類似「尤哈那 Johannes」很有台灣原住民味的發音,我提議我們可以去吃點冰品來應付漸漸變熱的天氣,於是我騎著我的摩托車載他到五角冰鋪。

他對五角冰鋪的佈置感到興趣,充滿好奇。我們坐定點餐,他好奇於所有身邊的中文文字,他認得像是「巧克力」之類的字。

我們在五角冰鋪聊起天來,他住在德國的鄉下,爸爸是德國人,媽媽是奧地利人,目前大學一年級,主修物理。他的旅行經驗只有澳大利亞,也因為在那個地方認識了一個台灣女生,於是對中文及中文的世界充滿好奇與好感,他第一個學期就學了中文,趁著第一個寒假就來台灣兩個月,他的第一個沙發主就是當初在澳大利亞認識的台灣女生,住在三峽。

他也問了我很多問題,我發現我們的溝通雖然偶而會出現障礙,但兩人之間都非常有耐心用各種方式向對方說明,而另一方也努力去理解對方想要表達什麼,他甚至還問了我現在論文做的手寫辨識到底在幹嘛,什麼原理,最後還可以提問一個不錯且我們也有特別注意到的問題。

一天相處下來,我也發現他認中文字的能力非常好,雖然才在德國學過中文四個月,但是他已經可以認得很多字,程度大約有小學二年級,在發音上也知道要注意每個字的抑揚頓挫,發幾聲音。他隨身會準備一個小冊子,那是他的小小中文習作本兼筆記本,他會以直覺而標準的筆畫順序完成一個字,在旁邊註記漢語拼音與英文意思,然後試圖造句,或是猜解每個部首或偏旁曾經已經會的簡單字體。他也知道要注意雖然單字各有其意,但是跟別的字搭在一起後,往往會有更多聯想不到的衍生意這諸如此類需要注意的小細節。而我每次稱讚他什麼,他最拿手的謙卑詞是「哪裡,哪裡」,他到底去哪裡學來這麼本土且逗趣發音的中文呢?

他對這裡的交通和人群充滿好奇,他喜歡拍路上跑來跑去的汽車和機車,馬路,紅綠燈剛轉換後萬車奔騰的畫面。還有用攝影模式從我機車後座拍攝的「長鏡頭」,裡面包括我們的聊天對話。

他喜歡和路上的人打招呼,他在動物園的門口就和兩個台灣女孩和動物管理員聊天,還陰錯陽差的被招待我們免費進到動物園參觀。

他在動物園裡更加勤練中文認字了,他把每個解說招牌拍下,錄了我的中文發音,或拿起隨身小中文習作本筆記。我們也更順利的聊了更多天,他的爸爸,他的家鄉風景,或其他已遺忘但也許仍藏於腦中哪天會被翻出來的小瑣事。

他想要認識見見我朋友,於是我就打給 gingin,剛好 gingin 要和海豬晚餐,所以我就介紹我的這兩位大學的社團同學給尤哈那認識。

晚餐後,他說他的沙發主晚上約他去 lounge bar,說如果我們有意願可以晚點打電話相約一起去,離開晚餐後我和尤哈那去買了一條短褲子和幾雙襪子。他挑了便宜又大方的款式,他說台灣比他想像的還熱,而他只帶了長褲過來。

經過了一整天的相處,從一開始半信半疑他的年紀與來歷,到後來的互相友善、默契與真誠相待,讓我渡過奇妙的一天,他偶而散發的稚氣表情與一天下來節約的旅費支出,讓我完全相信他真的只是一個還沒出過社會的學生。

晚上我和 gingin 和 lace 接受了他的邀約,到火車站附近一家叫做 TJ 的 lounge bar,在那裡我們又認識了尤哈那的沙發主-一個瑞典人,還有他的台灣女友,還有一個加拿大男生、一個美國女生。

瑞典人 Jonas 還有他的台灣女生 Wei 認識過程也很奇妙,他們是在 facebook 上因為 Wei 誤加了 Jonas 而認識進而交往,現在他們準備八月要回瑞典。Jonas 回去工作,Wei 厭倦了三年的教英文工作打算順便到瑞典進修念研究所,而他們打算用姻親關係回去而可以享受較多的瑞典社會福利,因此最近在接受很多個人與兩人之間的面試與會談和證明。

我們從動畫聊到宮崎駿的新電影再聊到他們回彰化看電影,我問 Wei 你是帶他回去看爸媽囉?難道你也是彰化人?結果意外發現我跟 Wei 同屆,只是他早讀了一年,我們還念了同一間國小,同一間國中,對於那一個年級就多達四十幾班的國中,佔地像是監獄般的生活,有了深刻的同感,心中再次暗地讚嘆緣份與機緣的奇妙。而 Jonas 說他也是住在鄉下,國中只有兩班呢。

2 thoughts on “沙發衝浪招待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